您的位置:主页 > S佳生活 >不当野兽也不代表活得像个人:《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

不当野兽也不代表活得像个人:《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

时间:2020-06-14作者: 分类:不当野兽也不代表活得像个人:《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

不当野兽也不代表活得像个人:《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

  2018年冬季播出的日剧《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是编剧野木亚纪子与新垣结衣再一次合作,但从第二集开始收视率就跌到10%以下,无法重现如同两人上回合作的《月薪娇妻》热潮。本剧用尽大量得奖演员,包括菊地凛子、松田龙平与黑木华,帮衬一个演技平庸但也善尽职守的新垣结衣。结果不尽如人意,问题恐怕出在剧本与导演上头。

  《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事实上与《月薪娇妻》主题类似,都是以非常极端甚至滑稽不可想像的男女关係情境,来带出日本社会的性别不平等与职场压迫。《无法》一剧的开头第一集其实堪称引人入胜:三十出头,无法得到家中经济奥援的单身女子深海晶,在新创科技公司上班,职称分明是业务助理,却因为业务部长离职,加上公司老闆恣意妄为而变成24小时待命的秘书兼正职业务。

  晶的手机不停传来老闆要她做这做那的手机讯息,而且不时夹杂着「怎幺这幺慢」、「真是废物」等辱骂。同部门其他同事一个是菜鸟,另一个则是能混就混的老油条。晶之所以工作量无限扩张,其实是因为她是部门里最听话、最细心也最认真的员工。然而她的努力不仅没有得到讚赏,反而变成理所当然,甚至在剧情推展中,观众能从老闆口中听见:「又不是她多有才能,是其他人太没用了。」简而言之,老闆从头到尾都觉得压榨最愿意听话的员工是理所当然。

  更有甚者,老闆有意无意的让外貌姣好的晶去跑某些性好渔色的男性客户的业务,而让她陷入因为必须保住业绩,而忍受性骚扰的困境。

  与此同时,晶有一个成功人士男友京谷,他们已经交往四年,甚至也见了父母,但从未住在一起过。她们的相处模式总是京谷到晶的套房过夜。很快的,观众发现了两人关係的巨大破绽:京谷有一套高级公寓,但与他同住的却是前女友朱里。

  但这不是什幺有趣或者煽情的故事,纯粹的只是关于前女友赖着不肯搬走、也不肯找工作,而京谷也没有意愿或者能力做出让她搬走的决定而已。因为有一个受到挫折就逃走不肯工作甚至崩溃闹自杀的前女友,京谷转而与当时担任派遣员工的同事晶谈恋爱。两人都抛弃了原本的男女朋友才在一起,使得这个道德抉择更加困难。

不当野兽也不代表活得像个人:《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

  京谷常说,他喜欢晶不吵不闹、认真工作的优点。因此晶就变得更加认真工作,展现自己与前女友朱里的「市场区隔」。到了最后,这场恋爱也变得像是一份工作,晶努力表演自己与朱里有本质上的不同,一晃眼四年过去了,无论怎幺暗示,京谷都没有想把她「扶正」的动机。京谷就是另一个公司老闆,因为晶非常需要被肯定、需要被爱(得到薪水),而对她为所欲为。

  讽刺的是,这样的京谷,不知道是编剧有意还是无意,却被晶说了无数次是「非常温柔」、「非常正直」的好人。说来可笑,日本流行文化中有一种烂句套语,譬如不知道怎幺形容食物美味时,就说「好软喔!」当不知道怎幺描述一个人的优点时,就讲对方「温柔」。但又不是所有食物只要够软就好吃,同理,又不是没杀过人就能说是温柔正直的「好人」。

  关于京谷的人格神话在剧情推展中逐渐遭到现实戳破。晶在爱情与职场双重受压抑的困境中,差点跳下电车月台自杀。注意到此事的并非男友京谷,而是另一个在晶常去的酒吧里遇见的客人根元恆星。

不当野兽也不代表活得像个人:《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

  恆星是个郁郁寡欢的会计师,表面上他的问题来自床伴以上、女友未满的心仪对象吴羽小姐闪电嫁给了别人。恆星总是喝得烂醉,并且口不择言,他说晶看起来满脸假笑就很噁心。晶求生的表演对恆星来说是无效的,他看得出那背后的痛苦。但他看不出的却是,努力演出亲切好人样子的晶,事实上也不完全就是在表演。

  于是这个故事围绕在两个发光体之间,「晶」的读法是Akira,就是光的意思。恆星则是熊熊燃烧的星体,远远看起来彷彿很冷。无论是温暖或者是寒冷,「无法成为野兽」的人们必须找到自由呼吸的方法,必须从这个让人喘不过气的社会中抽身出来。

  以上的叙述看起来这齣剧似乎很有趣,但实际观看时感受却不是如此。它确实生动的描述了许许多多女性在职场中面临的困境,并且阐述了因为想要获得世人认同的爱情/工作,而做出的不合理牺牲。然而铺陈这一切的方式却让人觉得相当沈闷,许多为了搞笑而搞笑的角色和桥段,不仅没有减缓本剧沈重的本质,反而让人觉得浪费时间。

  而更致命的问题在于,剧本再度把解放的力量(或者说,成为野兽的力量)放在古怪的「归国日人」身上。行事作风前卫,经常成为剧情前进关键角色的设计师吴羽,是由现实生活里也已经挑战过好莱坞的女演员菊地凛子饰演。但吴羽这个角色毫无深度可言,纯粹就只是个刻版印象中的怪人,反映了许多日本通俗文本中的陈腔滥调:「我们拘谨压抑的日本人没有能力打破规则,但是在外国生活过的就可以。」挑战社会常规?没门!给外国人来做。

不当野兽也不代表活得像个人:《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

  正因为这类非常致命的思考缺陷,加上导演无法抓準每一集的节奏,还有新垣结衣演技中让人烦躁的偶像包袱,导致《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成为一部既複杂又失败的作品。《月薪娇妻》为何没有这样的问题呢?首先,《月薪娇妻》的故事原作来自于女性主义漫画家海野纲弥,从一开始女主角就被设定成拥有自己的思考跟力量。而正因为《月薪娇妻》的女主角非常不寻常,海野一度遭到其他出版社的编辑嘲笑「这种主题连一本单行本都出不了」。日后的暴红则显示了,读者与观众事实上希望女主角能够决断自己的生命。

  《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或许应该改名为《无法让主角充分掌握人生方向的日剧》,一干人等拖拖拉拉终于才做出第一集就该做的决定,因为动作太慢而让任何决策都没有大快人心的感觉。儘管从许多小细节都能看出编剧对社会问题的洞见,但仍然无法拯救这齣戏剧于万一。

影剧资讯

《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獣になれない私たち)-NTV,2018

相关阅读:

随机推荐

热点聚集

最新文章